免费送会员的游戏 "照明第一股"2.6亿债务逾期 多年来频繁并购埋下地雷

时间:2020-01-11 15:15:41 来源: 网络

免费送会员的游戏

免费送会员的游戏,“照明第一股”2.6亿债务逾期,多年来频繁并购埋下地雷

一家引领照明行业发展的标杆企业,如今陷入2.6亿债务泥潭不可自拔,这都是其多年来频繁并购埋下的雷,享有“广东省名牌产品”等诸多荣誉的雪莱特还能重新站起来吗?

01债务逾期2.6亿元

9月23日,雪莱特(002076.SZ)发布公告称,其与子公司因资金状况紧张出现部分债务逾期情况,经公司财务部门统计核实,公司及子公司新增部分5549万逾期债务,其中子公司富顺光电新增逾期债务为5155万元。

新增债务逾期情况

截至2019年9月19日,雪莱特及子公司累计逾期本金合计约为2.59元,相关逾期债务涉及的尚未支付的利息、违约金和罚息合计约为1675万元,以上合计为2.76亿元,占公司2018年经审计净资产的56.27%。

小债看市发现,这些逾期债务的违约主体主要是雪莱特和子公司富顺光电,债务类型包括贷款、融资租赁款、借款以及委托贷款等。

同时,因未能及时偿还债务,导致雪莱特新增多处房产被查封或轮候查封。

新增部分资产查封及轮候查封

02债务黑洞

据官网介绍,雪莱特1992年12月在佛山南海成立,成为改革开放浪潮中引领照明行业发展的标杆企业。2006年10月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,现旗下有30余家全资/控股子公司和参股公司,先后荣获“广东省名牌产品”等荣誉称号。

雪莱特官网

截止最新报告期,雪莱特总资产13.65亿元,总负债10.82亿元,资产负债率高达79.3%,为近年来最高。

2018年,雪莱特经历了上市以来的首个亏损年,并且是巨亏。

2018年年报显示,雪莱特实现营收5.66亿元近乎腰斩,实现归母净利润-8.34亿元,同比暴跌1592.72%。2019年上半年形势依然没有扭转,雪莱特营收同比下滑54.49%;实现扣非净利润-1.54亿元,同比下滑682.02%。

近年来净利润走势

值得注意的是,雪莱特2018年年度报告被独立董事朱闽翀称“无法保证其内容的真实、准确、完整”。

小债看市观察雪莱特财务状况发现以下几个问题:

1、存货高企;

2017年以来,雪莱特存货就出现了大幅增长,近三年存货分别为5.37亿元、3.83亿元和3.03亿元,高企的存货牢牢禁锢住了现金流,为后期的资金链紧张埋下了一颗雷。

存货

2、应收账款高居不下;

巧合的是,在雪莱特存货高企的同时,应收账款也高居不下,近三年应收账款分别为5.5亿元、4.03亿元和3.53亿元。

一方面存货禁锢住资金,另一方面该收的账款收不回来,这只出不进的资金弹簧被拉伸的快绷不住了。

应收账款

应收账款

第三、短期借款大幅增长;

面对只出不进的资金链怎么办?除了正常经营,我还要扩张收购呢,没办法只能大力借款了。近三年来,雪莱特的短期借款分别为6.1亿元、5.25亿元和4.44亿元,银行借款合计达到了15.79亿元。

要知道雪莱特的总资产才10个亿,等于又借出了1.5个雪莱特,“但出来混迟早要还的”,这么大的资金能还的上吗?(怕是要像*ST利源一样被拖入泥潭,后台回复“利源”查看*ST利源的故事)

短期借款

终于,雪莱特资金链紧张的蝴蝶效应开始显现,多米诺骨牌一块块被推倒。

雪莱特连基本的营运资金都出现紧张,主要业务大受影响,营业收入立马腰斩;另一方面贷款规模大,财务费用较高,经营利润被侵蚀出现巨亏。

雪莱特的短期债务有4.46亿元,债务危机爆发于今年5月份,逾期债务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,短短四个月“这个雪球”就累积到了2.6亿,而雪莱特的手中只有不到5000万的货币资金。

随之而来的,不仅公司银行账户被冻结,资产被查封,就连雪莱特实控人柴国生的股权也被司法冻结和违约处置。

目前,柴国生及其一致行动人柴华合计持有雪莱特股份2.2亿股,占总股本的28.62%;累计被质押占两人合计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8.63%;累计被司法冻结占两人合计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26.13%。

另外,柴国生半年内被华泰证券强平21次,强平股数约1700万股,一共累积被强平了2333万股,占总股本的3%。

累计被违约处置情况

值得一提的是,今年2月份柴国生本来打算辞去上市公司的一切职务,但最后因为公司债务等原因收回了辞职报告。

03都是并购惹的祸

雪莱特的创始人柴国生1978年毕业于复旦大学光学系电光源专业,大学毕业后到云南省个旧灯泡厂做学徒工,从事白炽灯的研发和生产,最后做到了总工程师。

柴国生

后来柴国生毅然放弃国企稳定的工作,来到南海创业,1992年12月创立雪莱特的前身广东省南海市东二华星光电实业公司,并于1993年成功研发出第一支节能灯。

柴国生带领国内最早研发节能灯的技术团队在革新和突破中,研发出“火箭炮、小越亮”最大、最小功率的两类节能荧光灯,不仅迎合了市场需求,更是填补了国内外的技术空白,并率先达到国际领先水平。

该项技术在2004年荣获了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,这是迄今为止照明行业最高荣誉的奖项。

创业初期据说为了节省成本,柴国生曾把生锈的螺丝钉在煤油里泡几天再用。后来爆发式增长的节能灯市场,让雪莱特赚得钵满盆满,每天都是预付款等待拿货的客户。

2002年开始,雪莱特进一步布局产业链,在原有业务基础之上扩大经营范围,增加了汽车氙气灯、紫外线杀菌灯、空气净化器和水净化产品等。

2006年,雪莱特成功登陆资本市场,但是其后的业绩发展一直萎靡不振,2015年在“求突破,促转型”战略下,雪莱特逐步开拓了无人机、汽车、真空包装机、新能源充电桩、锂电池等业务。

2014年雪莱特增资控股益科光电;并以4.95亿元全资收购富顺光电,开拓汽车LED照明室外LED 照明及显示应用产品市场,大力发展充电桩业务。

其后,雪莱特在并购重组的道路上越行越勇。

2015年,雪莱特宣布斥资1500万元收购无人机公司曼塔智能;2017年,公司以3.0亿元全资收购卓誉自动化,开拓动力锂电池生产设备业务......

据小债看市统计,2014年至今,雪莱特频繁并购超过10起,并且涉及领域众多,跨界并购多元化发展也为日后暴雷埋下了隐忧。

并购事件

本想登高反而跌重,后来雪莱特多家子公司业绩表现不佳出现亏损,并且由于频繁并购产生了大量商誉减值,多元化发展让雪莱特尝到了苦头。

2017年由于采购充电桩原材料、配件,以及充电桩业务应收账款增加,这一年雪莱特经营活动现金流大幅流出4.69亿元。

经营活动现金流

外延发展遇挫后,雪莱特将经营策略由“创新求变,转型跨越”改为“聚焦主业,稳健经营”,将通过调整业务结构,维持核心业务稳定。


nba竞彩篮球彩票怎么买